kara

【連載】新体制始動特集『誓‐ちかい‐』 第1回 加藤雅樹×小藤翼×富田直希

原地址:http://wasedasports.com/feature/20170105_61933/

翻得潦草,水平有限,会有词不达意。

错得离谱的请大力指正。

也许会自校。慢慢补前面的。

=============================

2017年1月9日发布。


青年们结束起伏动荡的一年,现在的想法是?加藤雅树(社1=東京・早実)在东六春季league赛中获得代打的出场机会,富田直希(教1=東京・早実)于秋季league赛的开幕赛上以二垒手的身份先发,小藤翼(スポ1=東京・日大三)拿到了秋季league赛正捕的位置。实行新体制的队伍少不了他们的活跃。经历了有甜有酸的一年,新人们讲述了他们对现在和将来的愿望。

*2016年12月3日的采访。


                                                回顾这一年


——秋季赛结束后有进行怎么样的训练?


加藤:现在做着基础训练。像是远投,长跑之类的。


——有感觉在大学训练中受到洗礼吗?


富田:和高中的训练量完全不同,一开始的时候吃不消,现在渐渐适应了。

小藤:训练量还是高中的时候比较大,但把训练当成比赛的意识还是大学更受重视。

加藤:比起高中,训练严格了不少。一开始差点跟不上。


——训练时一直有看到一年级到处转的活跃身影,对一年级的工作有什么自觉吗?


加藤:一边注意着准备工作和训练的进展,一边活动。


——棒球部的上下关系严格吗?


加藤:该怎么说呢,该严格的时候会严格吧(笑)


——加藤选手在春季的冲绳camp时加入一军,突然被前辈们包围会不会劳神?


加藤:因为只有我一个一年级的,石井桑(一成前队长,スポ4=栃木・作新学院)对我说了“我也没把你当一年级的看,在冲绳的时候不用特别注意。”这样的话,呆在冲绳时并没有特别费心。


——关于加藤选手参加春季冲绳camp这件事。


富田:高中的时候在同一个队里,知道他很有实力,也就理解了。

小藤:作为高中时期的对手,我也清楚他的实力,觉得camp时他也有所发挥。


——加藤选手夏天以后就脱离了战线。


加藤:韩国远征(8月初)回来之后的一次训练,我拉伤了肌肉,一直治不好。很后悔。


——现在的治疗情况如何?


加藤:还没有全力冲刺过,但开始慢慢能跟上总体训练了。


——小藤选手和富田选手从夏天开始偕同一军,和前辈们在一起会紧张吗?


富田:一开始会紧张,但前辈们也不会故意刁难,会主动搭话,现在觉得还好。


——小藤选手在秋季赛,作为捕手一直上场


小藤:代替吉见桑(健太郎,教3=東京・早実)上场。这是四年级最后的赛季,吉见桑是三年级,也很长时间担任着捕手,代替他上场让我感到责任重大。


——领导前辈投手时,有哪些要注意的地方?


小藤:基本以投手优先。


——结束守备半局回替补席的时候会主动走近投手,以手套击掌呢。


小藤:起先是竹内桑(諒,スポ4=三重・松坂)这么做,我顺其自然地延续了下来。


——作为捕手留心的地方是?


小藤:结束守备半局回到替补席的时候,一定要和投手交流,比如刚刚的球如何、下次这么来吧等等。一定要进行这样的交流。


——这种时候不会有所顾忌吗?


小藤:说“这样做比较好”这些话的时候不会有顾忌。


——在打击方面,打率超了3成。


小藤:比自己预想得要发挥得好。


——在神宫90周年纪念赛,对战养乐多的时候和庆大?郡司裕也选手(一年级)和谐相处。他是怎么样的存在?


小藤:高中时代在电视上看他,现在在六大学又是早庆的关系,把他当做身边的对手。


——作为东六选拔的一员和职棒选手对战,有什么感想吗?


小藤:大学生的话,会变成挥棒落空或者滚地球的球,但职棒选手能把边边角角的球破坏成界外球,好打的球路就会化成安打。这方面差太远了。职棒投手最后的决胜球也比大学生强太多。


——加藤选手和富田选手如何看待小藤选手秋季的活跃?


加藤:捕手这么重要的位置,作为一年级能好好地上场比赛,打击方面也留下了成绩,虽然是同一年级,觉得他很厉害。


富田:我也这么觉得(笑)。守备也好打击也好,能成为队伍的中心真的很厉害。


——富田选手在夏季open战时在打击方面留下了不小的冲击。请回顾一下那时的表现。


富田:不去在意结果,尽全力去做。


——秋季League战的对法大第一场作为先发出场


富田:春季入学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非常开心,也没有紧张。


——小藤选手第一次上场的时候有什么回忆吗?


小藤:大学定下是早大时就以上场为目标,真的能上场比赛的时候高兴坏了。享受着第一次的上场。


——加藤选手呢。


加藤:多多少少有些紧张。高中的时候经常在神宫球场比赛,但上了大学气氛又不一样。觉得很新鲜,想一个劲儿往前冲。不去想要留下怎么怎么样的成绩,拼命努力。


——气氛不同具体是哪些地方不同?


加藤:高中棒球因为输了就结束了,声援热烈,但大学则是对抗赛的形式,声援也有各校各自的特徵,是一种看点和作品。也不是说哪边好哪边坏,这方面不太一样。


——淘汰赛和循环赛,会有不同的意识吗?


加藤:高中时输了就没有后路了所以紧张感更强,但大学输了一场还是有拿下胜利点的可能性,在这方面更从容些。


——富田选手说秋季league战中被三振太多是应该反省的地方。


富田:光想着要打出去,反而偏离了目标。


——东六的投手和高中时期的比不太一样吗?


富田:投球的尾劲很强。


——另外二位怎么看呢?


加藤:我觉得变化球不是一个境界。直球也非常快,但还能勉强应对。变化球的尾劲和精度就完全不一样了,必须要好好思考瞄准什么球打。


小藤:我也是(笑)。各个队伍的王牌级别的投手失投少之又少,高中的时候则是多多少少会有失投的时候,大学就是1次打不好了再也不会有好打的甜球,球路刁钻这点很难对付。


——加藤选手秋季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加藤:一年级有一年级的任务,在东伏见球场上干活。


——在球场之外看着小藤选手他们的活跃,感想如何?


加藤:不能在场内,确实很懊悔。但现在也不是最后的league战,想着自己能做些什么好好努力着。


——你们三位都是第一次经历早庆战,气氛如何?


富田:去早实的契机就是早庆战,气氛的话……还是你俩先说(扔话题)、

加藤:这样的话,评论又要重复了(笑)

富田:比起其他league战,观众更多,只有这场不能输的感觉。

小藤:其他比赛的声援已经很厉害了,但早庆战又不太一样。富田刚刚也说了,观众很多,受到瞩目,选手们也都想着不能输,所以是另一种紧张感吧。

加藤:深刻感受到了早大的学生们也很关注早庆战,非常受关注。Keio有身为Keio的自尊,我们也有“自己是Waseda,不能输”的尊严,这种(对手的)传统感让人兴奋。被称作花之早庆战的理由就在这里吧。


                                各自有各自的武器(加藤)


始终牵引对谈的加藤


——小藤选手为什么会以早大为目标?


小藤:去日大三的时候,说实话是想上明大的(笑)。没想到自己能去早大,但是春天的时候从(小仓)监督那里听说了“早大发出邀请了”的事。因为完全没想过这种可能,一开始自己也吓了一跳。小时候就在电视上看着早庆战,被憧憬着的早大发出邀请,就来了。


——富田选手为什么在初三的时候选择了早实?


富田:初中的时候为了能进早实拼命学习。该说是为了确认想去早实的想法吗,我去看了好几次早庆战,想去的理由就在这里,我为此努力着。


——加藤选手呢。


加藤:我则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斎藤桑在甲子园获得优胜给了我很大的冲击,所以去早大便成了我心中的强烈愿望。那时起有了对早实的意识,初中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想去早实了。


——作为西东京的对手激烈交锋,当时的印象如何?


加藤:小藤是强肩,我这边也有很擅长盗垒的选手,这样的跑者抓住好时机启动盗垒,并且投手投的球是变化球的情况下,解决了对盗垒的刺杀。一直有想“这样没法盗垒”“这个捕手太强了”

小藤:加藤同是捕手,我也觉得他是强肩。但是比起守备,打击方面更为厉害,(高二)秋天对战的时候被打得很惨,打击方面的印象很深。富田也是打击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加藤是擅长长打,富田则是擅长单打。一起进了大学才知道长打能力也不弱,当时是擅单打和很会选球的印象。

富田:知道小藤是守备很强的捕手,春季东京都大会时轰了好几发,觉得他很厉害。


——第一次见面的印象是?


加藤:一开始想着小藤会有点可怕,结果完全不会。不吓人,很好相处。

小藤:我对加藤的印象是挺温和的,又是早实的队长,感觉会很可靠。富田则是酷酷的,感觉话不多,但最近变得能讲了。

富田:因为是日大三的捕手,有点吓人,但是实际见面后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很好相处。


——现在一年级生中有上场比赛的就是你们三位,会对彼此有所意识吗?


加藤:我觉得能上场这件事很厉害,但我们各自有不同的武器,会有不输别人的地方。

小藤:确实如此。


——最后的夏天在西东京大会半决赛相遇,2-0早实获得胜利,回顾那场比赛,感想是?


加藤:比赛开始前,两边的监督,还有队长们都觉得会是15-14/16-15之类获胜的乱打战,但正式开场后,一个半小时便快速地结束了比赛,说实话记不太清楚……你们也记不住吧(笑)?

小藤:是的,都不记得打没打了(笑)

加藤:快到不可思议的一场比赛。

富田:早上也起得很早,眨眼就完事了的感觉。

小藤:我们都觉得会是乱打战的比赛,结果是2-0,。比赛途中,到了第八局还是第九局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但也不是很焦虑,看了一下比分屏才发现已经是终盘,什么都没做就结束了。


——小藤选手有看早实在甲子园的比赛吗?


小藤:有看。打线很强,但投手阵有点该怎么说呢,虽然我们(日大三)被压制住了(笑)。印象并不强,靠打线援护赢下来的感觉。


——上个月的秋季东京都大会决赛也是胜负难分,最后早实赢得比赛。会挂念这场比赛吗?


加藤:我们去看了。估计大家都去了。

小藤:没错。

加藤:虽然不是一起,(小藤在)三高那边。


——早庆战的时候,会介意一旁的神宫第二球场在比的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吗?

*早实8比4关东一,早实9比0国士馆


富田:会(笑)

加藤:很在意。


——对彼此学校的印象?


加藤:打击很强,选手们身材高大,力量型,是the强豪校的印象。

富田:说到打棒球的人都知道的高中棒球,就是日大三了,强豪感。

小藤:传统很强,我个人印象是很顽强的队伍。


——早实的和泉实监督和日大三的小仓监督是怎么样的人呢?


加藤:人很好。很开朗,也很温柔。能考虑到各方面,不会放任选手,也不会过于强制。监督会和我们说要这样做,但我们如果回应还是想这样来的话,就会给予同意,这点来说不太像高中棒球。虽然这么说也不太对,比我想象中的高中棒球要更为自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小藤:以选手优先,考虑细致,“选手第一”的监督。一起住在宿舍里,吃饭洗澡都在一起,泡澡的时候会温柔地慰问训练时发火的地方。一直是尽全力面对我们(选手们),非常非常好的监督。



                                去上课……就没后续了(笑)(富田)


困惑脸的富田


——大学有中意的课程吗?


加藤:我有上公共课的“top sports business最前线”这门课,很有趣。会有有多和体育事业相关的特邀人士来上课,讲授全面普及体育应该做些什么。很有趣的课程感觉受益匪浅。

小藤:必修的教养演习吧。班上有棒球部的2个人在,也有和社团活动不搭边的人在,因为没什么机会和他们接触,这点来说很有意思。课程的内容也有很多让我受益的地方。

富田:用英语的课程很多,有点难。不怎么好玩,但是肯定有用。


——和高中比起来,大学的课程难吗?


加藤:高中虽然不是强制,但必须要出席,必须要提交课题,必须要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但大学就是看个人的想法,不去上课也不会挨骂,要做到自己承担责任主动学习这点很难。

富田:空闲的时间段变多,家有点远睡得不够,就经常午睡(笑)

小藤:三高的话,比起上课更重视社团活动,大学难了不少。


——休假的时间如何度过?


加藤:最近的话,去治疗,去健身房。

小藤:放假前一天和周日的网上,宿舍不会有饭,最近的话就和棒球部的朋友们一起去吃个拉面。

富田:去上课……就没有然后了。什么都没做(笑)


——有棒球之外的兴趣和热衷的事吗?


富田:我喜欢篮球。初中开始一直喜欢,有时间的话就会看视频,和朋友打打篮球。

加藤:硬要说的话,开车吧(笑)


——会去哪里玩吗?


加藤:并不会(笑)在老家溜达。


——小藤选手呢。


小藤:我和富田重复了。体育课选了篮球,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会一起打篮球吗?


小藤&富田:没一起打过(笑)。


——年末和新年打算怎么度过?


加藤:我和富田要去早实的鸭川合宿,在那边露面和现在的早实打一打。会去打红白战吧。

小藤:28号是三高合宿的最后一天,OB都会去露个面,我也想去参加。


——大家现在都住宿舍吗?


富田:我回家。

加藤:我现在住在学生宿舍,他们2个年初会搬进这里(安部宿舍)。


——小藤选手高中的时候是住校,已经习惯了吧?


小藤:比起高中会轻松不少,外出也很自由。三高严禁任何外出,只有棒球,现在的话训练结束想出去耍的时候能自由出去,很轻松。


——入部已经过去8个月多了,觉得现在的一年级这一代是什么感觉?


加藤:有一技之长的人很多。

富田:一集?

加藤:一技啦(笑)。像是跑得很快、强肩、长达能力非凡等等,很多很多。

富田:还有都人高马大的。

加藤:很多高大的人。


——气氛如何?


小藤:还行吧(笑)

加藤:还不错(笑)?普通的关系不错。


——会和棒球部的人一起去玩吗?


加藤:时不时会。人数太多了,全员一起倒没有过(笑)




                         不拿下league第一,日本第一就没戏(小藤)


笑容无邪的小藤


——新队伍是怎么样的感觉?


小藤:留下来的投手很多,野手基本上是4年级所以空缺很多。还没正式比赛过,说不准会怎么样。我感觉和之前一样是以守获胜的队伍。

富田:上个赛季进入后候补席的选手有很多,会是守备靠谱的队伍。虽然也说不准(笑)


——佐藤晋甫队长(教3=広島・瀬戸内)是怎么样的队长?


加藤:很温和的人。话不多,以行动带领队伍。

小藤:看着他的表现,能感觉到他作为队长的责任感和自己来领导队伍的想法,很可靠。


——有问题问加藤选手。作为捕手入部,也经历过一垒手的位置,夏天起作为外野手登录,现在打的位置是?


加藤:现在几乎没做守备方面的训练,只是参加了打击训练。我也不好说会打什么位置,从继续性来说会是外野吧。


——有对捕手的执着吗?


加藤:并没有特别执着于哪个位置。捕手的经验在我心里是巨大的财产,有想继续当下去的想法,但也想在被任用的位置上好好努力,为队伍贡献力量。


——富田选手有上场经历内野的不同位置,有打哪守哪的自信吗?


富田:并没有……(笑)哪个位置都称不上打得好,想在这个冬天好好训练,成为内野哪里都能守得住的选手。


——内野最想打的位置是什么?


富田:小学起就有打二游的位置,想打其中一个。


——现在的训练中是担任哪个位置呢?


富田:现在也是二游。但最近肘关节会痛没有参加守备,不涉及送球的时候守的是二游。


——有很多同为捕手的前辈和同期,小藤选手有守住正捕位置的自信,或者说会有不安吗?


小藤:一开始是我去追逐别人的脚步,现在的话像是让别人来跟上我的立场,有点吓人。会有压力,但希望能在这样的竞争中level up。


——有将来要背负起背号“6”的觉悟吗?


小藤:有的。


——请说出各自着重训练的地方。


加藤:我的卖点是打击能力,在打击时的飞球距离、力量等,还有对应投手的能力、在实践中能留下怎么样的成绩是关键,必须注重重心的移动、打击姿势的细节,巩固稳定的姿势。抱着这样的想法练习着。

小藤:首先想让打击更上一层,训练的时候都全力挥棒,真正打击的时候才能应对各种投球。然后在守备方面的话,我的送球是优势,但上了大学也不算好,从基础开始修正送球。

富田:大学投手的变化球尾劲很强,我训练的时候会重视等球到身边再出棒时的身体轴心,以及挥棒的速度。


——打算怎么过这个假期?


加藤:好好锻炼,想在明年春天赛季结束的时候感慨幸亏有好好努力。

小藤:我也要在冬季好好加油,明年春天留下比今年秋季更好的成绩。

富田:秋天留下了后悔,先以入选明年春天(一军)成员为目标好好努力。


——想以怎么样的方式为队伍做出贡献?


加藤:以正选为目标,发挥卖点的打击能力,好好帮助队伍赢得胜利。我想成为这样的存在。

小藤:春天也是正选的话,发挥卖点的守备能力,做到不犯错没有失误,自然而然地完美守备。

富田:我擅长触击等的小技巧,想发挥能让跑者前进的打击能力。


——能说说个人的具体目标吗?


加藤:我还没在league战中完整上场过,没有能用具体数据衡量的目标,总之拿下正选的位置是自己的目标。

小藤:正选现在还没有定下来,首先是守住正选的位置。秋天的赛季右方向的安打比较多,想更加广角地击出安打。

富田:入选成员、成为正选是首要大事,要针对这点好好努力。


——最后请说说队伍的干劲。


加藤:春季第五名,立志雪耻的秋季是第三名也没能优胜。还是拿下优胜努力才能受到褒奖,才能受到肯定。非常后悔,也(因为自己没能出力)感到很抱歉。明年一定要获得第一,以春秋2季连续优胜为目标。

小藤:没有league第一的话,更不会有日本第一。首先以league第一为目标,然后拿下日本第一,为此要好好努力。


——非常感谢!

(取材・編集 石田耕大、大谷望桜)


青涩的三位新人,被期待着在下一赛季能有中心选手的活跃表现。


◆加藤雅樹(かとう・まさき)(※右)

1997(平9)年5月19日出生。185cm、85kg。東京・早実高出身。社会科学部1年。外野手。右投左打。春季早庆战前夕特集以来的采访。关照着第一次接受特集采访的小藤选手和富田选手,给他们制造话题,还教小藤选手签名笔的使用窍门。可靠的样子让人印象深刻。

◆小藤翼(こふじ・つばさ)(※中)

1997(平9)年8月7日出生。180cm、79kg。東京。日大三高出身。体育科学部1年。捕手。右投左打。被早实出生的两位说了“感觉很可怕”的小藤选手,始终笑容满面地回答着提问,气氛很融洽。希望能在神宫多多看到他的笑容!

◆富田直希(とみた・なおき)(※左)

1997(平9)年6月27日出生。176cm、80kg。東京・早実高出身。教育学部1年。内野手。右投左打。对第一次的特集采访感到紧张的富田选手,写色纸的时候着实苦恼了一番。经和加藤选手商议后写下的字很好看,炫耀般地拿给小藤选手看。


【早大連載】春季早慶戦直前特集『movin’ on!』

简翻了点在意的情报和雅树相关,全文请戳原地址:

http://wasedasports.com/feature/20160523_49338/


有词不达意,存在自由发挥

有错误欢迎温柔指出(づ ̄ 3 ̄)づ

==============================================


第1回 加藤雅樹    一打席で結果を残すために


代打难在不能和斯塔面出场时一样几个打席慢慢熟悉对方投手的习惯和倾向,只能被迫积极挥棒

没上场的时候也会配合投手的投球进行挥棒,以求尽快适应

为了不被应援的气氛影响,反倒会选择不去适应不受影响的替补席的氛围


「プレーで恩返しするしかない」


东大2回战出道。作为第一个打席有些紧张,但是投球却看得一清二楚,不对刁钻的坏球出棒,最后以四坏的形式上垒,也算过得去

大学的神宫球场和高中时代的不同,对手校对决的色彩更浓。

以身在waseda为荣

大学公式战初安打是立大一回战。对手投手是泽田,绝不会有甜球,应该会以直球进攻,决心第一球就要积极瞄准出棒。

大学公式战初被三振是立大二回战。对手投手是田村,8回下1分差,反倒是想得太多,被变化球三振,非常后悔

大学投手的厉害之处是球速不单是测速枪显示的速度,球质、凌厉、后劲,能感受到的球速和高中时期完全不同

觉得法大的熊谷投手和立大的田村投手的球速非常快

法大三回战代替意外负伤的立花守一垒,因为没什么经验紧张得不得了。但是,大喊着自我鼓励,慢慢适应了。

小岛是很厉害的选手,红白战对战的时候完全打不中球,值得尊重。去年的小岛也是有和自己一样的经历,会关照、指导自己,也会一起做低年级的杂活之类


威信を懸けた伝統の一戦


已经无关优胜,但抱着绝对不能输给庆大的想法努力练习着。

在庆大在意的选手是柳町。高中时期练习赛对战,觉得是没什么缺陷的打者,但自己的打球飞行距离(力量?)不会输给他

不想输给同代的想法很强烈

看过2、3次早庆战,去年秋季优胜的时候就在神宫,还有有原还是3年级的时候去看了。

喜欢受瞩目的大舞台,绝对不会把紧张挂在嘴边

不强调长打,能抓到安打才是关键


认真上课,认真练习,认真干杂活的一年级w

=============================================

第2回 小島和哉     「内容は良くない」


自己的状态和队伍的状态都不太好

法大战那周结束了,腰有些痛,就一直没怎么投球就迎来了明大战

11回被再见本垒打的是偏高的直球,因为是失投,非常后悔

并不是因为松懈,有被对方的想要打倒waseda的气势压倒的部分


=============================================

=============================================

=============================================

=============================================

=============================================

=============================================

=============================================


原来用手机占日期就非得让发图……只好偷了张采访版头


水平有限,翻得急,会有词不达意。可能存在自由发挥(?)

有错误欢迎温柔指出(づ ̄ 3 ̄)づ

也许某天会自校。


==========================

http://www.hb-nippon.com/interview/1507-intvw2016/6936-20160419no395



第395回 早稲田大学 加藤 雅樹選手 “艰难的时候一直是靠着回忆开始打球时的事撑过去的”


早实在去年夏天拿到夏甲四强的好成绩。加之清宫选手的入部,在全国最受瞩目。在这样的队伍里担任队长职务的是加藤雅樹选手。现在进学早大,在前段时间开幕的东六league战作为一年级生入选bench,开幕第2场比赛就早早地被当做代打起用。(这次采访)让顺利进步着的加藤选手回顾自己的高中时代。



上早实!当正选!去甲子园!


加藤选手对早实抱有憧憬是从小学三年级的夏天开始的。“看到斋藤佑树投手在甲子园投球的身影后,就一直想着上高中的时候要达到能去早实的水准,想上早实”加上之后小野田俊介桑和重信慎之介桑在甲子园的活跃,感受到早实的强大,愈发想穿上那身队服出场甲子园。


中学时期加入福生senior,作为日本代表出场了全美选手权大赛。有了相应实力的加藤选手终于如愿进入了早实野球部。

“当时新加入的部员有22、23人左右,其中富田直希和渡边大地也在。他们可是当时在西东京senior野球圈无人不知的选手。要和这么厉害的选手们一起打球,自己还不够格。反而正因为如此,才能勤于练习。”


另一方面,信念更坚定。“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打算在一开始的打击练习展示自己引以为豪的打力。后来练习第一天便迎来了机会,因为之前有来参观学习,事先知道该站在哪个位置打,并不紧张。反倒是抱着‘看好了!’这样的心思站上了打席,打出越过围栏的球,留下了足够的冲击力。”


好的开头便是成功的一半。顺利入选随后的春季大会名单,在这支春甲归来的队伍里担任左外野手的先发。“‘去了早实要第一年就拿到正选的位置。’强烈的心愿成了开花的催化剂。干劲十足向前冲反倒刚好吧?”


但是迎来6月份的同时疲劳也到达了顶峰。

“练习很严格,杂用很繁重,学习也够呛,睡眠时间太少。环境的改变导致身心疲惫,体重也掉了7kg,但是对夏天的西东京大会的干劲又高涨了起来。真的是很难熬的一段时期,但抵不过自己想去甲子园的心愿。”



意料之外的捕手和队长


之后,结束了2年级时期的春季大会,加藤选手迎来了重要的转折点。被和泉实监督任命转向捕手。

“一直以为只有捕手是没可能让我去当的,起初觉得投过来的球快得吓人,被砸到了又很痛,特别惨。但随着习惯感受到了当捕手的有趣之处。由自己决定投的球种和路线的暗号,而这个暗号极大程度上左右了比赛。”


此外,打击面也随之成长。

“对战投手的得意球和抢球数的投球、自己在前面打席迎战的是什么球……能细致地考虑到对手的配球并在被追逼之前决定要打什么球。现在万分感谢让我去当捕手的和泉监督。”


之后更是在成为高三生时就任队伍的队长。

“本来是被周围说成气势不足型的选手,自己上了早实作为正选去比赛,却一直没摸到甲子园的门槛,非常辛苦……2年级夏季西东京大会输给东海大菅生的那场比赛,我是作为代打出场。正是那时意识到了必须要有所改变。”


新队伍以没有队长起步。之后,站出来牵引队伍前进的是加藤选手。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当队长,这种想法逐渐消失了。

“队伍输了比赛气氛很消极,既然正式当了队长就想着要搞好气氛。但是太松散的话,练习也会随之松懈,要取得两者的平衡相当不易。这一年的队伍打击不错,却因为失误和无谓的四坏球输掉比赛,冬天为了克服这些问题拼命训练。”


然而,第二年的春季大会8进4时被关东一敲了18分,7局提前结束了比赛。4个失误和13个四死球敲响警钟,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抬不起头的队伍却被和泉监督一句“失误也好,四球也好都无所谓”鼓励,这个想法深深扎根在选手们的心中。就算失误最后获胜的也一定是我们,所有人都带上了这份毫无根据的盲目自信。


不仅如此,加藤选手的领导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关东一战是集齐对方打者的情报,为攻他们的软肋让投手阵去投陌生的球,结果不尽人意。因此,要活用投手的长处,努力引导他们投出自己的好水平。”



想从高一从头重来的想法现在很强烈


这样迎来了高中最后的夏天。队伍加入了超级一年级生的清宫。


“背负着全日本的期待,比赛开始前一直是紧张到想吐。夏大会开幕,可失误不少,没有能去甲子园的氛围,即便如此还是撑过难关,坚持着赢了下去。”


决赛的对手是去年让自己尝到败北滋味的东海大菅生。比赛一度0比5被对手领先,8局一口气拿回8分反转胜利。终于拿到了梦一般的舞台——甲子园的入场券。

“比赛开始前一直僵硬着,到中盘都打得很辛苦,但大家都想着不能就这么结束。终盘抱着‘比起胜败,去享受大家一起打球的幸福吧’的觉悟,压力也消失了。优胜的瞬间,感到了人生至今最为幸福的时刻,可能之后也不会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看着涌上投手丘的队友们的眼泪,我也跟着嚎哭了起来。”


在甲子园打到4强的早实。

“专注地一场一场打过来,回过神时已经是准决赛了。能进4强很厉害,却没什么实感。但是,输给仙育的时候非常不甘心。再次认识到了要做就要冲着冠军去。”


留下这些成果的加藤选手却表示有很多后悔的事。

“只去过甲子园一次,想从高一从头再来,更加努力练习,更多地去甲子园比赛。回过头看,刚进高中的时候练习太累甚至我会想自己为什么要打球,这种时候就会想起自己刚开始接触棒球的时光。喜欢棒球喜欢得不得了,一心想打得更好的那个自己。现在还非常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安打的瞬间,正是因为这些回忆我是无法舍弃棒球的。”


这种意义上,加藤选手推荐做棒球笔记。

“重读棒球笔记就能回想起当时的点滴,哪怕只是随便写写也能想起前后发生的事。我觉得进入高中开始写也为时不晚。”

过去的自己成了现在的支柱。加藤选手把自己对棒球一直的热爱的重要性告诉了我。


(文=大平 明)


【早大連載】春季リーグ戦開幕特集『新章開幕』

简翻了点在意的情报和雅树相关,全文请戳原地址:

http://wasedasports.com/feature/20160405_45549/


有词不达意,存在自由发挥

有错误/偏差得厉害的地方欢迎温柔指出(づ ̄ 3 ̄)づ

==============================================


第1回 小島和哉    負けなかったのは一つの収穫


去年的成绩多亏了前辈的好打击,自己多余的四死球偏多,今年的课题是调整节奏和控球

过年时也每天锻炼,会去浦高的操场跑步顺带打招呼

在冲绳春camp休息的日子里会和其他同级生、雅树一起去沙滩放松

对雅树的印象:非常认真,并没有特别要说教的地方。自己也是去年作为唯一的一年级生进了替补席,能明白会有觉得辛苦难受的地方,这种时候能帮上一点忙大概就是作为高一年级的前辈的责任吧。


「チームを勝利に導けるような投球をしたい」


第二年被委托了关门的重要职责

open战并不介意被安打,而是尽量靠投直球确认自己的状态

而平时的比赛时,要是直球不稳,还可以靠变速球和卡特球来拿出局数,凌厉的投球和不过分用力的投球姿势,这也是自己的目标

再充分多投球应该可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但最近投球姿势和控球不尽人意

会继续去年比赛前喝蓝莓汁和吃铜锣烧补充糖分的习惯

目指防御率在1以下

*写自己的今年目标时很烦恼,看了大竹写的来了灵感,写下了“不会输的投手”


==============================================


第2回 北濱竣介    自分らしい野球を


第一次和东大对战,上场的时候是同分特别紧张,听到吉野说“不管输赢,同分了要做的事情还是不变”稍稍冷静了点

绝对相信着道端桑的配球,并不是特别讲究严格的控球而是靠击出滚地、高飞来拿出局数

过年回家也是每天跑步,因为过完年的训练开始就要跑30圈w

希望能磨练自己的直球威力

和吉见因为过去组合的经验比较多,不知不觉中互相理解了,但私下关系不算特别好(笑


「勝ちに貢献する」


去年的右京桑作为主将是开朗活泼的类型,石井和前年的中村主将一样是比较淡定冷峻的风格

新一年级生加入训练是1、2周前(4月6日的采访),还没进行交流过

偶尔会进行打击练习,去年轰了一发希望今年也能有表现


==============================================


第3回 大竹耕太郎    「自覚と責任を持つ」

4月2日対日本通運戦的投球马马虎虎,但是不能很好地投进偏低的好球带,调整状态成了league战开幕前的课题

不太容易有压力,但更有了作为高年级生的自觉和责任感

石井是个勤于练习,很严格要求自己的人,大家都愿意跟随

去年春秋league战都赢了,今年要以挑战者的心情赢下去,不能被动受敌

自己还不够格成为一个王牌,实力在自己之上的投手比比皆是。想成为今天是自己投球的话今天就稳赢的投手。


「正しい体の使い方」

状态好和差的反差太激烈,希望能慢慢调整好状态

一年级生的雅树在open战出场,对加入队伍的新战斗力的看法:低年级里也有不少好选手,自己也是一年级就出场比赛,因为有一个会让自己茁壮成长的环境,对这方面也有所意识。比赛前打个招呼、带他们去吃饭,也会做这些事。

今天被打的球就是因为偏高,和去年的投球课题联系在了一起,以后会注意

去年有过膝盖疼痛的经历,camp时很小心

练习新球种,本身比较擅长shoot系的,会二缝线速球和变速球,还希望加一个螺旋球

去年的伤痛是因为疲劳的积累,今年会一边学习相关知识一边注意保养

最警戒的学校是明大,最警戒的打者是立教的佐藤拓也


*用右手在色纸上写了今年的目标,烤肉时是左手拿夹子右手拿筷子←我得的情报吗??


==============================================


【第4回】吉見健太郎    「頼られる捕手になりたい」


现在的四年级捕手少,原先也不是捕手,能蹲在这里也是种冥冥安排,要感谢很多人

一年级的时候被前辈建议了来当捕手试试,想着总之先出场,当捕手也行就开始了作为捕手的训练

一开始是靠直觉来配球,经验的积累是关键

土屋桑和道端桑都是很好的捕手,以他们为目标

道端桑会经常联系,给建议


『ベストナインを狙いたい』

和雅树是同一个高中出身,有过交谈吗:还没认真聊过,但的确是一个威胁。打击很厉害,肩膀也强劲,加之他是自己的后辈,更不想输给他。

但作为捕手目前还是自己占上风,同为新人捕手,但自己经历过更高水平的大学、社会人的比赛,学习到的比较多,因此还是自己更为安定。

介意立教的髙田涼太,之前的碰面二垒送球比不过他,但不想输给他


==============================================


【第5回】真鍋 健太       「見えてきた課題」


同为内野手,觉得右京桑、茂木桑、丸子桑非常可靠。和茂木桑、右京桑的交流比较多,虽然超越他们很难,但不抱着想成为他们一般的存在的觉悟的话是不会迎得胜利的。

冲绳camp的房间划分是由马内甲和学生教练负责六人间,和木田大貴、八木健太郎、吉見健太郎、熊田睦、宇都口滉是一间,过得很愉快,一起讨论月九

camp时状态不错,但是会来之后因为疲劳一直没能调整好,和league战后半一样,是个课题

监督给过每天要挥棒千次的指示

因为游击手有石井在,这个冬天转向了二垒手,新队伍结成时有过短暂的三垒守备训练


「とにかく神宮でヒットを打ちたい」


今年的4年级也很拼

监督话不多,但是会和4年级一起去吃饭,是个表情吓人其实很好玩的人,想再一次为了庆祝胜利扔监督

从一年级开始,石井就是这个年级里最勤于练习的,非常可靠,和右京桑一样是靠行动引领队员的人

想让今年成为青木桑那样传奇的一个学年


==============================================


【第6回】木田 大貴    「いかに一球を大事にできるか」


去早大的契机是高中引退之后去看了早大秋季league战,然后才开始全力学习,通过一般高考考进了早大

去年没能在league战中出场,一直看着茂木的背影,换个角度来说反倒是好的影响


「四冠して監督を胴上げできるように」


不是全垒打型的打者,重视打率

不介意打顺

监督对自己的一垒手表现有好评,也会继续复数的守备位置练习,但作为三垒手最得心应手


==============================================


【第7回】吉野 和也       「いろんな経験をさせてもらえた」

作为救援投手重点要保持平常心

有自信的地方是,控球好的时候能巧妙迅速地用好球数逼紧对手

去年的比赛结束后,最在意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直球的威力。控球方面也想精益求精

神宫大会后,在新队伍的会议上被监督任命为投手leader


「ことしにかける思いは強い」


大竹、小岛、北濱的状态不算好,但有经验可以弥补。竹内的状态不错

会和大竹他们一起切磋变化球的投球、守备处理

想在今年消解去年神宫大会的悔恨

想成为大学的number one的下手投手

春league目指0.00的防御率


==============================================


【第8回】竹内  諒        「点を取られない投手が良い投手」


状态还可以,但是关键时候球容易偏高

重视投球时尽量推前松手,球质有改进

作为先发的话,球数过百,自己的投球就容易偏高,需要继续训练

私下经常和石井一起购物

和速球派的柳泽经常一起练习,柳泽亦很期待的后辈之一

camp时6人间里只有自己一个是4年级的,加深了和后辈之间的交流


チームを勝たせる投球


介意立教的佐藤拓也,今年想压制住他←欠了多少人情债

觉得明大的柳裕也是学习的参考

每年目标如一,想拿下最优秀防御率


==============================================




【第9回】中澤彰太副将     「自分たちが引っ張っていこう」


天气冷暖变化激烈,结果采访当天有点感冒

希望能得到队友的信任,安打成自然

1、2年级的时候多为一三棒,这次作为三棒没什么特别在意的

有了作为前辈牵引队伍前行的责任感

是不怎么会紧张的类型,比赛前也不会,不要想太多放松点才能发挥好

会和八木在早上点名前一起做打击练习

自主练不是和石井就是和八木,成员固定,也有和新一年级生一起

希望今年能有10个盗垒

去年重信并没有给什么建议,但低年级生的时候受到前辈们很多帮助

会和石井聊前辈的事,受激励

中村现在还会带他们吃饭

冲绳CAMP放假的时候会和同级生一起去海边

于公于私都一直和石井呆一起,私下只是偶尔谈队伍的话题

并不会主动找一年级,愿意来请教的话能教就教


「チームに貢献することが一番」


不去在意其他大学的选手

希望自己能加把劲


==============================================


【第10回】石井一成主将           『打って当たり前の打者になる』


camp完全不行,但open战状态加温,有抓准点再打的感觉

目指鳥谷敬选手

负重训练有成效,league战期间也会继续努力

新队伍对积极跑垒有所意识

关于新一年级:只和雅树交谈过,感觉大家应该都不错


『自分のことよりチームのこと』


神宫大会后被监督任命为队长

也做了例行的每年投票,监督认可

事先做过调查,心中有数

和去年的成绩无关,只是今年也目指四冠

觉得八木非常努力,高兴他最后能拿出成绩

队伍还是未完成时,失误多,但是总体气氛不错

中泽的守备给了安心感,外野就交给他了。

CAMP期间骑行观光,一天就跑了200千米

原则:假期就是假期

==============================================


【第11回】吉野享新人監督&鈴木大悟投手コーチ      意識を高く持ち取り組んでいる


open战和東北福祉大一战以4分差输了比赛,虽然投手被打,但是打线没什么大问题,队伍整体成型

队伍互相间的交流很多

一天挥棒1000次

投手今年跑得更多


この役職だから感じられるもの


练习内容基本是由新人监督决定,投手的练习内容则交给投手教练

二年级选新人监督时,有很多候选但大家都不乐意当,最后是投票纠结许久决定的吉野。现在还是抱着不想干新人监督,想回现役的想法

铃木也是差不多的经历,3年级任职投手教练

指导选手,选手在正式比赛时有所发挥,自己会非常开心。去年明大战石井轰了再见本垒打,前一天晚上吉野一直指导练习,说一定会有内角的直球来,结果成真。在休息室和石井一同大哭

有更上一层的选手和大学之后放弃棒球的选手,要不同角度不同对待

会和监督说选手自主练习的情况,帮助监督决定斯塔面之类的

吉野的knock热身非常厉害,铃木非常尊敬高桥监督

==============================================


【最終回】髙橋広監督     「順調に来ている」


八木和真鍋的打击成长了不少

竹内在OPEN战(1-5Honda)5回制造了危机,本想直接换投,竹内自己说了再对决一个打者,既然是open战也顺着投手的意愿让他继续投了,也是学习

二山的上场能让人有所期待

雅树的打击不错,但是没有合适的守备位置让他上场,总之先盘算着

队伍还没能组成固定的班底


「この春が一番大変」


『守り勝つ』是今年的主题

希望竹内这些四年级能发挥

中泽的守备非常安定


过年的时候回了德岛,结果一直有人来庆祝早大的成绩,疲于应酬,都不知道算不算假期的开心类烦恼。

==============================================

仔细回想,高桥监督也超级喜欢说ね=L=

週間ベースボール采访

水平有限,翻得急,会有词不达意。可能存在自由发挥(?)

有错误欢迎温柔指出(づ ̄ 3 ̄)づ

也许某天会自校。


==========================

去年夏甲4强•加藤雅树(早实)同早大训练汇合

为神宫出道雀跃

有存在感的“强打捕手”


决心的表现。合流首日(1月30日),保留着高中时代杨梅头发型的加藤雅树和体育推荐生4人(另:金沢的竹田和真投手)中的3人(日大三的小藤翼捕手、木総的檜村笃史内野手、川越东的福冈高辉内野手)结伴踏入了安部球场。练习时间约为5个小时,在最后的标竿来回跑时发生了大腿前侧抽筋的意外。

“被说了‘不能跑的话没法打球‘,希望自己能顺利上手。”去年的夏甲,身为四棒捕手的加藤,还以队长的身份引领早实走向了阔别9年的准决赛。和超级一年级的清宫结成“KK组合”在同东海大甲府(山梨)对战的3回战时留下了二打者连续全垒打的精彩记录。这位强打型的左打捕手有着高中47发全垒打的成绩,也有过“王贞治二世”的外号。受着球探的诸多注目,但在早大系附属高中的他选择了进学的“既定路线”。话虽如此,在去年夏天的西东京大会之前并不会对出路相关的问题给出明确答复。事实上,加藤藏着这样的小心思:“在甲子园拿到优胜并当上JAPAN代表表现活跃,如果有了这样公认的实力的话,也就可以去pro了吧?当时有这么一个的理想,如果不能实现的话就去大学。有早稻田这块招牌在,要是没拿到相应的评价,就无法迈出那一步。本来去早实就是打算通过(高中和大学)这7年的成长再去pro。现在还没有那样的水平,但一直是我的目标。”



作为身体改造的成果,100球中有4成越过围栏


前辈们的活跃成了最好的刺激。去年11月的DRAFT会议上重信慎之介收到了来自巨人的二指。“前辈走了早实-早大的路线,广受好评去了pro,我也得到了不少勇气。”提到重信,就会想起他50米5s7的速度武器。正是这一特长让重信留住了球探们的心。“自己的长处则是强肩和打击,能好好发挥就行。”

因为捕手出身的早实•和泉实监督想要加强守备,曾是外野手的加藤便转向了捕手的位置。那是高二的春天。当初吃了不少苦,后来体验到了领导投手获取胜利的甜头就改变了想法。“喜欢上了(捕手的位置)。有大学打哪个位置都可以的觉悟,但第一位还是捕手。”家里还放着外野手用的手套和一垒手用的手套,但加藤愿以新护理过的红色捕手手套一决胜负。为去年早大的春秋连霸做出贡献,连续两个季度获得捕手best nine称号的道端俊辅(明治安田生命入社预定)迎来毕业,正选位子还空着*。加藤活跃的机会又多了几分,而捕手出身的早大高桥広监督秉持稳步培养的方针。一同入学的有去年夏天于西东京大会准决赛对战的捕手小藤。“知道他也来早大的时候,燃起来了。小藤人很好,希望能一起切磋进步。”

加藤在第一天的大学训练接受了洗礼。在去年夏甲之后,便着手于增重和吃饭的肉体改造,体重涨了4KG,达到89KG。在长打击球训练中,100球有4成越过围栏,明显让人感受到了飞行距离的增长。由金属球棒换成木制棒球,反复摸索尝试着:“击偏了就不行,所以必须要小心地勾到跟前打。”

“对(大学棒球的)概念还很模糊,也希望自己能早日上场比赛。”认真的眼神更加闪光。


*高桥监督在开年采访里说了正捕是吉见前辈←也是早实出身


来拿四冠吧。

水平有限,会有词不达意。可能存在自由发挥(?)

有错误欢迎温柔指出(づ ̄ 3 ̄)づ

也许某天会自校。

===================================

P54

会玩的早实监督!


趁和泉监督离席的时候向早实4人打听了监督的真实模样。“做饭很好吃,会经常给我们做盖饭。”据说这是食物训练法的一环,但能吃到监督亲手做的料理也是难能可贵。此外,4人还满脸笑容地介绍“监督和夫人的感情很好!”监督的夫人会时不时来给大家做饭,“在厨房里两个人融洽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治愈”对选手们来说,监督的夫人就是母亲般的存在吧。把这个想法告知监督后,监督的一句“说不准吧?指不定妻子把大家当男友看、相应地大家也把她看做女友呢~”引得全场爆笑。非常抱歉擅自就把监督的夫人摆在了“母亲”的位置(笑)!(吉)


========================

不止胜败。懂得关心他人、言出必行,最后队伍茁壮成长。


~监督X选手座谈会~


心心念念着憧憬之地,早实NINE积累着经验。最后的夏天,在夙愿的甲子园获得了BEST4的成绩。这一代能堂堂地承认在为人处事方面成熟了不少。队伍的器量之大超出想象,包罗万种个性!



硬气发言带动了选手的干劲!


——首先想问问看监督对各位选手的第一印象。


和泉监督:先前就听说过富田从senior时代起身体素质就很高。他所在的senior实力很强,能在那样的队伍里打四棒肯定是好苗子。体格健壮,我非常期待他尽快成为主力军。


——富田君对监督的看法呢?


富田:看起来很温柔……

和泉监督:富田比较沉默呢(笑)。容易害羞,也是内心坚强会自己好好振作的人。加藤呢,因为他senior的教练和我是早实时期的同级生,事前就收到了许多情报:身体条件好、打击能力强,守在外野也上得了投手丘。硬要说的话,比较期待他作为投手的表现,将来成长为双刀流的重要选手。


——在senior时期有过捕手经验吗?


加藤:完全没有。大概小3之后就没干过了,进高中后也想着只有捕手这个位置没可能(笑)

和泉监督:松本是来自首次考早实的队伍。说除了投手也能担任内野手,我相信他的加入会提升队伍的战力。

松本:senior是刚成立不久的队伍,自己是第一个来早实的,因此也有点紧张。

和泉监督:现在还没缓下来吧(笑)

松本:诶嘿嘿……

和泉监督:大地的父亲是我高中兼大学的后辈,大地还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问他父亲关于大地进路的问题,结果得到了“他本人想去其他高中”的回复,害得我教训起了他父亲“当爹的怎么不好好说说他”(笑)

渡边:可能中1那会儿是这么说的(苦笑)。但去甲子园看了早实的比赛之后就还是希望能去早实。


——这一代的特徵是?


和泉监督:入学那时大家都挺强壮的,所以我也预想这会是值得期待的一个年级。投手阵成员不够,低年级的可以出赛补充,反而助长了经验值。


——意料之中地顺利成长吗?


和泉监督:不,非常艰辛……应该说是,摸索途中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啊。练习赛和正式比赛都不能给出令人满意的成绩,最后也还是以抓瞎的状态迎来了今年的大会。但正因为今年是甲子园百年,夏甲预选的时候说了不少硬气话,甚至在OB会上放话今年绝对能进甲子园。毫无根据却恰好激励了选手们,让他们更加有了觉悟。


——对此,选手们的反应是?


加藤:更振作了。抱着不去不行的想法,我们也是一直有谈论这个话题。

渡边:我们这一代从低年级起就有幸得到了不少的出场机会,监督也付出了很多。我们心里都明白,却回应不了大家的期待,也正是因为数次的后悔,大家寄予最后的夏天的心愿都很强烈。

和泉监督:这一代和他们的前辈们并肩作战,一直以来都体验着输掉正式比赛的悔恨。自斎藤那一代之后的每一代必定会在某一学年实现甲子园出场。要是今年的夏天也失败的话,这期的3年级们就只能和甲子园擦肩而过,抱憾毕业了。这样的危机想法深深扎根,况且学校的历史悠久,想必选手们也不轻松。



实际上少女心的早实NINE给候补选手寄出了……


——最后的夏天终于如愿以偿。观众也是人山人海呢。


松本:第一次站在容纳了这么多人的球场,我吓了一跳。

加藤:但是人多到和周围的风景同化的程度,反而不会特别介意。


——在这样热烈的欢呼中,富田君击出了连续2打席的全垒打(四分之一决赛,九国大付战,8比1胜)呢。


富田:听到了震耳的欢呼声,心情很爽快。但一想到现在被电视直播就又觉得很不好意思。

渡边: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他绕着球场跑的速度超级快(笑)

所有人:哈哈哈!

加藤:飞毛腿一样!

渡边:感觉清宫和加藤都是慢慢跑一圈来细细品味,富田则是一眨眼就回来了。

加藤:没错没错。上一秒刚出现在屏幕上,再一看富田已经快跑到二垒了(笑)


——是抱着快点回到bench的心情吗?


富田:是的……

和泉监督:这是他的做事风格啊。来到甲子园才发现富田经常会主动和大家搭话。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清宫击出全垒打之后加藤也来了一发的那场比赛(3回战,东海大甲府战,8比4胜)清宫绕场一周回到bench时和在牛棚的佐藤(纯平)开心地相拥,这个时候富田冲他们两个喊了“冷静点!冷静点!”比赛还没结束呢。居然把我想强调的在比赛中精神层面上的重点讲了出来,真是了不起啊。松本呢,不知道哪场比赛之后,居然在翌日的报纸上发表了“丢几分都不要紧”的评论。换作一般高中生会说“在气势上想彻底压制对手”吧,松本则是说出了这样超凡脱俗的话。

所有人:哈哈哈~!

和泉监督:太不一般了。“这家伙在想些什么啊?”可能会受到这样的批判,但松本本身球速也不快,能客观看待自己的实力实属难能可贵。恰当把握并冷静发挥,看似简单做起来很难。我认为最后松本也成长为一个好投手了。队长的加藤和副队长的阿边(渡边)经常在身边有交流,我能读懂他们俩的想法,同时其他选手也是在认真完成自己该做的事,嗯,真的是长大了啊。


——在队伍里也举足轻重的队长和副队长,两位有什么特别会注意的吗?


加藤:我不太习惯给别人放狠话,但想说的一定会说清楚。还有就是我想,自己拼命做事的话,大家都会看在眼里并跟随我的脚步。平常的言行举止都会用心,显出自己的拼劲。


——严厉则是副队长渡边君的职责?


加藤:是的。队伍稍有松懈的时候多亏了大地他们的严格指出。

渡边:我不喜欢类似“之后再说就行了”这种的拖延行为,会留心该说的时候就说。


——队伍内部的平衡感很好呢。


和泉监督:一开始自然是人人都想当王牌,人人都想当四棒。但是王牌也好,四棒也好,都只能有一人担当。发挥作为监督的职责重要的是关注队伍里的相互关系,找出我的立足之地。以及,有件让人开心的事。忘了是谁的提案,听说能出赛的成员给落选的成员写了信。

加藤:是我提出的。写信的话,既能传达自己平素的感谢也百分百能提高练习时的士气。把这个想法和入选的成员们一说,大家的反响很热烈。所以,就定下了15人分别给剩下的4人每人都写一封信。


——怎么寄出的呢?


加藤:行动的前一天和大家说了先把信放我的包里,由我整理好。

渡边:但在活动室会和他们4个碰到,大家都和做贼一样小心翼翼的(笑)

加藤:然后当天我把信分别放进了他们的包里,顺利完成计划。

和泉监督:可别一直这么少女心啊~(笑)?

所有人:哈哈哈哈!

和泉监督:这些孩子真厉害呢。如果有女孩子当经理的话可能也是这样的情况,但我们这里只有清一色。男人的世界里很难得出现这样的柔情。

渡边:而且信纸还是hello kitty的(笑)

所有人:爆笑


——好、好可爱啊!是加藤君选的?


加藤:是我选的。只剩这一种了(笑)

和泉监督:4人里有人在家里嚎哭了一场,惹得家长都开始担心,问我家孩子怎么了(笑)是感动坏了啊。有这件事加成,这一代更团结了。并不是我的指示,也不是什么早实的传统。集体中人人都拼命努力才是对落选的人的温柔,才是对彼此的体谅。我是之后才听说这件事,由衷感到欣慰。这才是高校野球重要的地方,不只是打球打得好、球速上去了、比赛胜负相关。在尽是有想法却不付诸行动的人的集团中,变得能积极行动也是成熟了不少的表现。脚踏实地,朝目标踏出一步。这点非常地珍贵。



“清宫幸太郎”这一新角色的诞生?!


——1年级生的清宫君很有存在感,U18的3年生们讲他特别my pace。作为队友,大家的看法呢?


加藤:的确很我行我素。坐巴士回宿舍的时候一直是最后一个。总说“xx不见了”“诶,大家不知道吗?”之类的(笑)

渡边:甚至发生过比赛时忘了自己的手套和球棒(笑)

加藤:但是反正赶上了也没什么。嘛,我们自己也都个性鲜明,感觉上倒像是加入了一个叫清宫的新角色(笑)

和泉监督:清宫在这些方面还有很多不足。并不是看不起前辈,也会坦然地表达“谢谢前辈们,如果能重生一回的话也想继续和前辈们一起打球”。说出这番话正是因为他深切认识到了自己有所发挥是多亏了前辈们的存在,多亏了野球部的存在。一个认同他的环境造就了他的成绩。而能轻描淡写地说出“只是多了一个角色”,这是加藤的厉害之处。看着今年的队伍,嗯,我认为真的是很棒的队伍。不仅是清宫,无关年级,我认为今后也应该努力创造出能包容个性,能让所有人在比赛中正常发挥实力的环境。


——打听到了很多的珍贵情报!最后想请各位选手谈谈今后的目标。


渡边:我打算在大学继续打棒球,大显身手,想成为像明年进入职棒的重信桑(慎之介,早大→巨人2指)那样的能跑的技巧型选手。监督的教导自不用提,也想活用自己思考研究出来的东西。

松本:虽然去过了甲子园,但并不是到达了终点。希望大学也能在球场上活跃下去。

加藤: 一年级的时候就能出场比赛,得到了丰富的经验。这三年自己完成了蜕变,希望大学也能发挥统率力,好好考虑到方方面面,最终以进入职棒为目标努力。

富田:技术面自然不用多说,希望自己精神面上也能成长,成为牵引队伍前进的选手。


——期待各位的表现!


在王贞治先生的纪念碑前,多亏了监督的一句“逗富田笑可不容易了~”,我们才能记录下富田君奇迹(?)一笑的镜头!


监督想对选手们说的话是“谢谢!不胜感激”,希望进学早大的4人勿忘感谢之心。


ホームラン1504号增刊

水平有限,会有词不达意。可能存在自由发挥(?)

有错误欢迎温柔指出(づ ̄ 3 ̄)づ

也许某天会自校。


讨厌日语没有主语的概括式文章

===============================

大注目!

2015 NEXT HERO


加藤雅树[早稲田実]

过人的潜力

引人注目的强肩强打捕手

聪慧又冷静地

挑战火热的夏天


    曾当过投手、外野手、一垒手。去年春都大会吃了败战的那一天。“只有捕手(这个位置)是没可能的(笑)”结果偏偏就来了这样的转向指令。和泉实监督的理由简单明快:除了加藤,队伍里没有能好好送球给二垒的选手了。远投成绩是110米,能以低轨道快速传球给二垒。

    “因为(加藤)是头脑聪明积极的选手,我希望他能填补这个位置。”就这样,监督赌博式的计划于两个月后的夏天西东京大会正式实施。

    一开始不出意料,捕逸不少。无法用手套接住弹地球时要用身体去挡,这是常识。最初还是怕怕的,后来慢慢觉得爽快:“用身体把球挡住是捕手表现的精彩之处。妙哉。”

    领导部分也还差得远。2月红白战的时候吃了一记本垒打,“球路太高,虽说是投手的失投,(作为捕手)也应考虑到相应的风险来进行组织”每一球都是活灵活现的教材。

    年末,当选东京都选拔,远征东南亚。和都内的捕手们互相切磋,感受到了和别人的差距。祈求指教,乐趣也增加了许多。“监督教导我要去支配比赛。”希望能一直作为捕手迎战下去。

    另一方面,作为打者一年级春天起就担任中心棒次,秋天起担任四棒的位置。高中共有38发本垒打。与生俱来的长打力,但和泉监督觉得美中有不足:“败战的原因不外是加藤打得不好。夏甲获胜的那年,作为队长身兼四棒的后藤(贵司)就能在关键时候有所发挥。加藤也可以说是毫不逊色的选手,但是连甲子园的门槛都还没摸到。”过人的潜力被承认的同时,离合格却还有段距离。

    本来是右脚高高抬起,被称为“王二世”的打击姿势,后来却弃之不用。“把体重压在支撑重心的左脚上就行,和右脚没什么关系。抬起的幅度越小越好。”重心不动,绷紧回转后击球。有着这样打击姿势的巨人高桥由伸成了现在的范本。

    秋冬时期凭借负重训练增加了体重,左方向打球的飞行距离也随之见长。此外,强化肩膀方面则有这样的趣事:“把注意力集中到肩膀上并默念要大力传球的同时参加接球,再加上负重的作用,肩膀得到了有效强化。”实践得出了心境变化刺激肉体(的真知)。

    名字的由来是巨人曾经的王牌斋藤雅树(现投手教练)。父亲是巨人粉,(受其影响)本人则是有模仿左打的松井秀喜。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斋藤佑树(现日本火腿)在夏甲获胜,从此对早实有了憧憬。

    Senior时期,作为霓虹代表获得了全美选手权大会的亚军。福生senior的前辈去了早实也算一种缘分,最终真的进了早实。要进作为升学校的早实自然需要不错的成绩。“感觉拼命学的话总会有办法的。”也干过考试当天一大早就去学校自习的事。学习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被问了一个问题,会给出思路清晰的两种以上的回答,用词礼貌。关于作为队长团结队伍的难题有着自己的深思:“每个人性格不同。不能单方面硬说,要讲理去提醒才能让对方听得进去。须注意措辞。”聪明的好答。

    会被拿来和同是西东京地区的东海大菅生的三棒兼王牌的勝俣翔貴作比较。东南亚远征的时候还当过室友。“不想输给他。”对手春甲出场,而最后的夏天不战胜这本色的对手就无法去到甲子园。


============================

关于送球


新庄战是慌了阵脚惯性送球丢分,国体也因为恶送球丢分……诸如此类,送球技术确实有问题。

有强肩,但垒上有人时并不能很好地送球给二垒。也被人槽了多亏夏甲除了新庄战没怎么被盗垒过

希望大学务必改掉这个毛病,做个真正好守备的可靠女房↖(^ω^)↗


S-style 1511刊 座谈会

水平有限,会有词不达意。可能存在自由发挥(?)

有错误欢迎温柔指出(づ ̄ 3 ̄)づ

也许某天会自校。

===================================

胡:监督几乎不怎么厉声训人

郡:完全是慈父一般

世:会让我们去思考方方面面的大人


——甲子园、世界大会、国体这样满当当的时间表,三位辛苦了!


3人:谢谢。


——回到仙台后,是不是有更多人和你们搭话了?


胡:在校外也有人来打招呼,逐渐意识到自己是被周围关注着的。

世:比起在校内,还是在校外被搭话的次数变多了。

郡:我完全比不上他俩,但的确变多了。


——监督说“谢谢三个人度过了高校球儿最漫长的夏天”。重新回顾作何感想呢?


郡:在夏甲开始前,做梦也想不到能打进决赛。想赢到最后,但也有完成使命的感觉。

胡&世:对对。


——初战以大比分战胜对手,但还是谨慎地迎战下去了呢。


郡:春甲也是同样的首战大捷后输掉了比赛,说不定某种意义上反而是第一场胜利的模式振作了队伍。


——佐藤同学的想法呢?


世:一回想,就会浮现决赛时佐藤将太的安打和9回自己被击出全垒打的场景。我实在没料到会被击出去,所以也会经常和大家提起这件事。

胡:那个时候我也惊呆了(笑)

郡:吓到都笑出来了(笑)

世:是的。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啊,心里还默念着下一棒、下一棒给自己(定神)。那真的是一场告诉了我棒球的全部的比赛。我明白了棒球不会轻易一路顺风的残酷。


——在采访监督的时候,监督说了“今年的队伍是从失败中起步的”这样的话。回头看自己的团队又有怎么样的回忆呢?


胡:新队伍结成之后练习赛一直是连胜的状态,让我们有些飘飘然地觉得这样下去秋天的县大会也不在话下。结果初战就输掉了。同时也教不够谦逊的我们警醒。

郡:没有那场败战的话就没有现在的队伍。那次开端成了今年的我们的动力。

胡:现在才发觉这就是棒球有意思的地方。


——作为日本高中生的代表结束了甲子园的比赛,之后三位又登上了世界大会的舞台。有感觉和日本不一样的地方吗?


世:决赛时米国队伍的力量迥然不同!

郡:(他们)看透了我们不擅长缓急。先发的Platt会伸卡球,(让我们)受了不少罪。在体格上完全比不过外国人,必须要掌握霓虹人特有的精密技术。


——觉得米国什么地方很厉害呢?


郡:对战两次后感觉到决赛时他们以惊人的专注力应对每一个表现,因此庆祝方式和预赛时也完全不同。乍一看是在放水,但想赢到最后必须要有一决胜负时的注意力。可能这是外国人的特质,但我觉得将来霓虹想赢米国的话必须要去效仿这一点。

世:我也深刻感觉到了投球时专注程度的差别。

胡:高中棒球是输了就结束了,会拼命应战眼前的比赛。世界大会的氛围很是新鲜。


——在世界大会并肩作战的伙伴如何?


世:大家都很好玩。有很多成员曾经都对战过,交流起来很轻松。

胡:现在也会偶尔联系。


——大会结束之后,监督对各位有说些什么吗?


世:被讲了暴投的事。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才会投成那样之类的……

郡:提了触击失败的事,被说了是因为我平常完全没有练习(笑)

胡:“决赛居然是一垒方向滚地球啊”我则是这个(笑)


——都很犀利啊(笑)。监督平时就很严厉吗?


郡:不怎么夸人呢。虽然肯定是在注目着大家的长处。

胡:明明是好是坏,当场说就好(笑)

郡:结束了才说,都是马后炮了(笑)

胡:倒是没有被高声怒斥过。会提醒让注意来着。

郡:会好好地同我们交流,货真价实的慈父。


——原来如此。国体也结束了,想必时间上宽裕了一些,最近有外出吃吃喝喝吗?


胡:之前,我们三个被熟人领着去了国分町的“关东煮 三吉”。牛舌超好吃!

郡:那里是卖关东煮的店吧(笑)!

胡:不不不,关东煮很好吃,但牛舌也很赞啊!

郡:我喜欢蛋包饭,希望能被介绍美味的店!


——顺带一提,上个月百目木同学也说了喜欢妈妈做的蛋包饭哦!


3人:那家伙又讲这么可爱的话!(一齐笑)


——(笑)。佐藤同学呢?


世:我喜欢甜食,经常会吃可丽饼之类的。也很喜欢“梵くら”家的刨冰。


——有空的时候会和棒球部的成员们出去耍吗?


郡:去合宿时有空的话,大家会一起看电影。把房间弄得像电影院一样一片漆黑。

世:看《永远的零》的时候!大家都哭了吧。

胡:感人啊那是。


——靠相当严肃的电影炒热气氛呢(笑)。最后麻烦三位对《S-style》的读者们说几句。


世:经历过地震,在很多人的支持下才走到现在。被支援着的我们这次如果有给宫城的各位带来生气,(我们)会倍感光荣。接下来也会坚持这个目标努力下去。

郡:所幸自己能去六大学继续打棒球。接下来也会加油表现出引人注目的活跃。

胡:提交了pro志愿书,但前途未知,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


——非常感谢!